中国青年网头条:大鹏劲搏冲凌霄 百岁仍思空天志——他设计了中

2019-04-17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1 点击:

分享到:

  中国青年网头条:大鹏劲搏冲凌霄 百岁仍思空天志——他设计了中国第一架无人驾驶飞机!-新闻网
中国青年网头条:大鹏劲搏冲凌霄 百岁仍思空天志——他设计了中国第一架无人驾驶飞机!



点击数:

  加入时间:2018-05-25


中国青年网2018年5月25日头条报道:
大鹏劲搏冲凌霄 百岁仍思空天志——他设计了中国第一架无人驾驶飞机!
中国青年网北京5月25日电(见习记者王晓芸)1958年10月1日,对于北京航空学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前身)教授文传源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这一天,他主导设计研制的无人驾驶飞机“北京五号”进行无线电遥控着陆飞行获得成功。
这是我国试制的第一架无人驾驶飞机。
之后,通过继续对“北京五号”进行试飞和调试,直到1959年2月,“北京五号”在成功地实现了无人驾驶飞行后,进行了一次鉴定飞行。飞机按指令徐徐滑跑和起飞,升入蓝空,作了爬升、下降、盘旋各种飞行模式演示后,遥控台飞行员遥控北京五号于指定位置和高度进入下滑道,准确地按自动着陆方案安全接地,滑跑并稳妥地停在了跑道上。
自此,我国实现了无人驾驶飞机历史上“零的突破”,也实现了文传源心里的那个空天报国梦……
大鹏劲搏壮志凌霄
文传源近照。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供图。
“我念大学时,正好是日本军国主义疯狂进攻中国的时候。由于旧中国大学几乎没有科研基础,常受帝国主义势力的侵略,中华儿女常为之义愤填膺。新中国成立后,受发展经济、热爱祖国、勇攀科学高峰思潮的激励,大家都很振奋,我就考虑到应该在科研上为国家尽一份力量,因而提出研制无人机”,在谈到设计无人机的初衷时,文传源说。
对于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当时“一无资料、二无经验,三无设备”的局面下,的确困难重重。前来支援的苏联专家甚至直接表示,无法对这一课题提供任何帮助。
硬着头皮,也要上。
1957年9月,文传源团队开始草拟无人机技术方案和研制计划,计划经当时北京航空学院院长武光报请周恩来总理同意后,1958年6月29号,无人机研制指挥部成立,项目正式上马。
“时间紧,任务重,这给了我们很大压力,我们有自动着陆系统、发动机的控制系统等十二个大系统待研制”,文传源说。
为了提高效率,文传源带领团队通过倒排计划和顺排措施,采用重叠、交叉、穿插研制管理方案等措施推进项目。“倒排计划就是规划好什么时候开始干,什么时候干到什么程度,把计划完成时间定下来;但必须还要有顺排措施,措施不到位,计划就可能落空”,文传源说。
一百余天的时间里,文传源带领团队熬夜工作是家常便饭,有时连着三天不睡觉,一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又赶快接着干。那段时间,繁重的工作使文传源的体重从53公斤迅速下降到44公斤。
“测试组的工作尤其重要,因为试飞过程中要测量,一般的试飞数据只是几个典型状态,不是全过程的试飞数据,所有这些参数都得从头进行试飞测定。”文传源回忆道:“当时苏联的测试仪表精度都不够。有些数据明显不合理,我们必须要对数据进行分析、修改,偶尔还要‘造’数据,但不是瞎造,得根据整个飞行器原来的资料,分析这个数据大致上是多少,在这个基础上分析判断,做出一个比较准确的数据。下次试飞,把拟定的数据经过风险研究以后,确定一个数据,算出的数据再带到数学模型里,等到第二次试飞时对数据改进到基本上准确了,才可以使用。不合适的还要再次试飞,来回尝试才可以确定”。
“北京五号”无人机顺利实施无人起降资料图片。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供图。
最终,1958年9月中旬以前,所有十二个大系统全部研制完成并装机调试。10月1日当天,“北京五号”无人机无线电引导着陆试飞基本成功,文传源和团队用自己的阶段研究成果给国庆献礼。
“苏联专家在去观摩‘北京五号’试飞的路上还不相信我们能飞得好,在试飞成功后说,这要是在苏联要三个研究所做两年才能完成”,文传源骄傲地说。兴奋的他当时还作了一首诗:梅花二月迎新春,岁寒三友见真情。大鹏劲搏凌霄志,红日高去飘彩云。
爱生如子倾心育苗
在做好科学研究之外,文传源倾心教学育人,鼓励学生积极为中国航空事业做出贡献。
文传源对学生有个“特殊”的要求,他要求学生要大胆发表自己的意见,遇到不同观点要敢于争论,学生跟学生之间、甚至学生和老师之间要有“拍桌子”争辩的勇气。
“学生和老师作为社会成员是平等的,如果有什么争论,谁的意见是正确的就尊重谁。有些学生不愿意发表意见,学生讨论的气氛不是很热烈,我觉得学生讨论或者争辩问题时可以面红耳赤,也可以拍桌子打板凳,但是打架就不行了”,文传源说:“我主张师生关系就是这样,不要太拘泥,要自然一点。同时我认为要发挥老师的主导性和学生的主动性。老师有老师的职责,要引导学生,在发泄完激情冷静下来后,又要继续进行文明讨论。因为目的不是鼓励拍桌子、打凳子,而是改变那种不愿发言、不愿辩论、更不愿争辩的冷漠的态度。在冲破这种状态后,就应加强文明讨论教育,提倡生动活泼和谐的争鸣气氛。”
除了学业上的督促,文传源还十分关心同学们的生活,待学生如家人一般。
1998年文传源八十寿诞,他和其他获奖者及校友一起,捐出了获国家级教学一等奖的全部奖金,设立“驭远奖学金”;2014年10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自动化科学与电气工程学院成立六十周年院庆,文先生再次为自动化科学与电气工程学院发展基金捐赠10万元积蓄,交由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育基金会管理,用作品学兼优的贫困学生的奖助学金。
“这些钱都是从我的工资里一分一分节省出来的。可能只是杯水车薪,但是如果这微薄的资助,能激发同学们的斗志,鼓励他们在学业上知难而进,就达成了我捐款的初衷”,文传源表示。
百岁仍思空天报国
文传源将心血都奉献给了中国航空事业,1988年离休后,又毅然接受了学校的返聘,继续搞科研,还带研究生,直到2003年培养完最后两位研究生,这才算真正“功成身退”。
然而,身已退,心未远。文传源离休后基本建立了一个关于仿真学科的“相似理论”体系,1989年开始发表相关理论,2005年发表了三篇文章,2009年又发表了一篇文章,更深一步地论述这个问题,基本建成了“相似理论”体系。同时,他还关注综合系统论,1992年开始写第一篇文章,后来连续发表10多篇相关文章,基本建立了“综合系统论”理论体系。
师者仁心,壮心不已。
“北京五号”试飞成功六十周年庆祝大会上,文传源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党委书记曹淑敏(左一)、校长徐惠彬(右一)陪同下上台发言。校方供图。
在今年5月20日举行的“北京五号”试飞成功六十周年庆祝大会上,文传源也迎来了自己100岁的生日。学校考虑到文先生年事已高,欲在座位上为其颁奖,但是文先生坚持要求亲自上台,并用洪钟般的声音发表了激情洋溢的讲话。他说:“在座不少同志都参加了‘北京五号’的研制工作,我们克服了很大困难才成功。中华民族有5000多年的历史,在今天,我们也应该在宇宙探索中取得更大成就!……我现在力气太小了,年纪太大了,大家都比我年轻,未来靠你们了。不过,我不服气,我也不服老!让我们携起手来,继续奋斗!”
编辑:王晴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2-2018 2019年香港今晚六合开奖结果查询六开彩开奖结果最快开奖现场在线查询网 版权所有